歡迎訪問“中國水利”網
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準許從事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業務的網站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編號:10120170019
   
         
 
 
         
 
 
 
 
满堂彩
 
三峽工程:做長江的守護者
 
分享到:
2020-08-06

  今年7月以來,長江流域累積面雨量較常年同期偏多六成,列1961年以來第一位。8月仍是長江上游洪水的高發期,我國最大的水利工程——長江三峽工程,再次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

  三峽水庫到底發揮了什么作用?大壩安全性到底如何?本報今日推出特別策劃《三峽工程:做長江的守護者》,邀請水利部長江水利委員會主任、黨組書記馬建華,中國三峽集團總工程師張曙光,就當前公眾關注的熱點問題為讀者解疑釋惑、正本清源,向社會普及水庫的防洪功效。

  

  馬建華:三峽水庫防洪功能無可替代

  □本報記者 陳思 楊瑩

  問:三峽水庫在今年防汛抗洪中發揮了怎樣的作用?

  馬建華:三峽水庫是治理、開發、保護長江的關鍵性工程,是長江流域防洪工程體系中的骨干工程。在今年長江第1號、2號、3號洪水防御過程中,在水利部的領導下,長江委精細調度,三峽水庫發揮了重要作用。

  一是精細調度,成功應對長江第1號洪水。2020年7月上中旬長江第1號洪水期間,三峽最大入庫流量5.3萬立方米每秒,長江委連續下發5道調度令,將三峽出庫流量由3.5萬立方米每秒逐步減小至1.9萬立方米每秒,削峰率約34%。應對1號洪水期間,三峽水庫攔蓄洪水約25億立方米,三峽水庫和上中游控制性水庫群共攔蓄洪水約73億立方米,降低城陵磯(蓮花塘)、漢口、湖口站水位分別為0.8米、0.5米、0.2米左右。通過流域控制性水庫群聯合調度,成功控制沙市站水位不超警戒水位、城陵磯(蓮花塘)站水位不超保證水位,極大減輕了長江中下游尤其是洞庭湖區的防洪壓力。

  二是沉著應對,繼續迎戰長江第2號洪水。2020年7月中下旬長江第2號洪水期間,三峽最大入庫流量6.1萬立方米每秒,出庫控制在3.3萬立方米每秒左右。長江委綜合考慮上下游防洪形勢以及水雨情預報,繼續科學調度三峽水庫及上中游控制性水庫群聯合攔洪削峰,削峰率46%,持續對中下游發揮防洪作用。7月12日至7月21日,長江上中游控制性水庫群合計攔蓄洪水約173億立方米,其中三峽水庫攔蓄約88億立方米,相當于628個西湖水量,庫水位最高達到164.58米。通過長江上中游控制性水庫群聯合調度,分別降低沙市、監利、蓮花塘、漢口站水位約1.5米、1.6米、1.7米、1.0米;其中三峽水庫發揮了50%以上的作用。通過控制性水庫群聯合攔洪削峰錯峰,極大減輕長江中下游尤其是洞庭湖區防洪壓力,防洪成效顯著。

  三是科學研判,精準防御長江第3號洪水。2020年7月26日,長江第3號洪水在上游形成,三峽最大入庫流量6萬立方米每秒,出庫流量3.8萬立方米每秒左右。長江委綜合考慮上下游防洪形勢以及水雨情預報,科學精細調度三峽水庫攔洪錯峰,三峽水庫最高調洪水位163.36米,最大削峰率達到36.7%,同時聯合調度流域上中游控制性水庫群全力攔蓄洪水,成功降低城陵磯(蓮花塘)站洪峰水位約0.6米,降低漢口站洪峰水位約0.4米,避免了城陵磯附近蓄滯洪區的運用,有效減輕了長江中下游尤其是洞庭湖區防洪壓力。

  

  問:三峽水庫不同于其他水庫的獨特作用體現在哪里?

  馬建華:三峽水庫位于長江干流,是長江上游干流梯級水庫最末一級,控制長江上游100萬平方千米的來水,臨近長江中游重點保護對象江漢平原和洞庭湖平原,地理位置十分優越,是長江防洪的關鍵性工程,可及時調控上游進入中游的洪水流量,其防洪功能不可替代。

  三峽水庫承上啟下,既是長江中下游防洪工程體系中的骨干工程,通過三峽水庫的調蓄,荊江河段防洪標準可提高到100年一遇,同時對遭遇類似1870年洪水可以防止發生毀滅性災害;也是長江上游控制性水庫群的“總開關”,統領上游干支流控制性水庫群聯合發揮防洪作用。

  長江上游金沙江、雅礱江、岷江、嘉陵江、烏江等相繼建成了溪洛渡、錦屏一級、瀑布溝、亭子口、彭水等一批控制性水庫,這些水庫既可提高本流域的防洪標準,也可配合三峽水庫減輕中下游的防洪壓力,但由于這些水庫所在的支流洪水與中下游洪水發生的時間不盡一致,若無三峽水庫統領,這些上游干支流控制性水庫群準確控制進入中下游的洪水流量較為困難,同樣數量的防洪庫容,設置在上游支流水庫上,對長江中下游的防洪作用要比設置在三峽小。此外,長江上游這些控制性水庫以下至宜昌以上還有約30萬平方千米未被控制的地區,恰又是暴雨區,是洪水的主要來源,往往能產生足以使長江中下游發生嚴重洪災的洪水,1870年洪水就主要產生在這些地區。而三峽水庫具有防洪庫容221.5億立方米,加上上游干支流控制性水庫,目前總防洪庫容約363億立方米,可以比較容易地實現以三峽為核心的控制性水庫群聯合調度,為減輕長江中下游的防洪壓力發揮巨大作用。因此,在長江流域防洪工程體系中,三峽水庫的防洪功能是無可替代的。

  

  問:三峽大壩的安全性到底如何?能否抗住超標準洪水的沖擊?

  馬建華:三峽大壩的安全性不容置疑,工程自身能抗住萬年一遇洪水。

  第一,三峽大壩安全標準高。三峽大壩按“萬年一遇加大10%”洪水校核,相應洪峰流量12.43萬立方米每秒,相應校核洪水位180.4米。而有洪水資料以來的三峽壩址歷史最大洪水為1870年的10.5萬立方米每秒,小于三峽大壩的校核洪峰流量。此外,大壩壩頂高程185米,更是在校核洪水位之上留有4.6米的安全裕度。同時,三峽大壩為混凝土重力壩,壩身極為穩固,且不怕水流長期浸泡。

  第二,三峽大壩工程質量優。三峽工程的建設嚴格落實黨和國家領導人“千年大計,國運所系”“質量責任重于泰山”的指示精神,建設過程中切實貫徹了“質量第一”的方針,配套有完整的工程質量保證體系,大壩建設過程中設計規范、原材料把關、施工管理都是遵循嚴于國家或行業要求的技術標準,確保了工程建設的質量。已完成的工程驗收和安全鑒定表明,三峽大壩有關建筑物各項監測值均在設計允許范圍內,樞紐建筑物運行情況良好,大壩工作性態正常,電站機組運行安全穩定,船閘和升船機持續保持安全高效運行,工程質量優良,工程保持了“安全、高效、暢通”的運行狀態。自2010年三峽工程首次達到175米正常蓄水位以來,連續10年都蓄水至175米,工程運行一切正常。

  第三,三峽大壩泄流能力強。三峽水利樞紐泄洪設施由23個深孔、22個表孔、8個排沙底孔、2個泄洪排漂孔及電站機組組成,全部泄洪建筑物均有閘門控制,泄流能力極大。以正常蓄水位175米為例,相應樞紐最大泄流能力為10.67萬立方米每秒;壩前水位183米相應的樞紐最大泄流能力更是高達12.74萬立方米每秒。如遇萬年一遇洪水,可以達到出入庫平衡,保證大壩自身安全。

  第四,流域控制性水庫群聯合威力大。目前,長江流域三峽水庫以上的干支流河段建設有溪洛渡、錦屏一級、瀑布溝、亭子口、彭水等一批控制性水庫;據統計,長江上游(宜昌以上)已建成大型水庫111座(不含三峽,下同),總調節庫容635億立方米,預留防洪庫容約200億立方米。其中,納入《2020年長江流域水工程聯合調度運用計劃》的上游控制性水庫(不含三峽)20座(防洪庫容約141.5億立方米),可充分配合三峽水庫攔蓄洪水,減少進入三峽水庫的洪峰和洪量,進一步提高三峽的防洪能力。

  

  問:三峽水庫加劇了重慶、武漢等上下游的洪災嗎?

  馬建華:首先,三峽水庫不影響重慶防洪。重慶主城區位于三峽庫區尾部,重慶的洪災與目前三峽大壩的攔洪運用關系不大。三峽水庫投運前,重慶洪水歷史記錄顯示,1870年、1905年、1945年、1981年等大洪水年里寸灘站(重慶防洪控制站)水位都高達189米以上,最高紀錄是1870年的196.25米。三峽水庫在高水位遭遇較大洪水,庫區回水基本只會到重慶主城區下游河段彈子田附近,離寸灘站尚有20余公里,更不會影響到比寸灘地勢更高的重慶主城區;且在三峽水庫實際調度過程中,會密切關注庫區回水影響,在控制壩前水位的前提下,不會影響重慶的防洪。

  其次,三峽水庫改善了武漢防洪形勢。武漢若單獨依靠堤防,可防御20年一遇~30年一遇洪水,三峽水庫的建成改善了長江中下游包括武漢的防洪形勢。原因有三點:第一,長江上游洪水占漢口站洪水來量約2/3,三峽水庫可有效控制長江上游洪水,使得中下游地區防洪能力有較大提高,比如今年長江第1、2、3號洪水期間,由于三峽水庫的攔洪,降低了漢口河段的洪峰水位,有效減輕了武漢地區的防洪壓力;第二,遇100年一遇以上特大洪水,特別是1870年洪水,通過三峽水庫調度,再配合分蓄洪區運用,可以避免荊江兩岸堤防漫潰或決口后洪水對武漢的威脅;第三,三峽水庫調蓄提高了對城陵磯地區洪水控制的能力,武漢以上控制洪水的措施除原有的蓄滯洪區外,增加了三峽水庫的防洪庫容221.5億立方米,可大大提高武漢防洪調度的靈活性。

  

  問:在中下游已經嚴重洪澇的情況下,三峽為什么還要泄洪呢?

  馬建華:“蓄泄兼籌、以泄為主”是長江防洪的基本方針。三峽水庫的防洪庫容221.5億立方米,不到長江上游汛期多年平均洪水來量3000億立方米的1/10,相對于長江巨大的洪水來量仍顯不足。因此,三峽水庫的防洪并不能將所有洪水都攔蓄在水庫里,而是應該根據水雨情和工情科學合理地安排洪水蓄泄,重復利用防洪庫容,多次攔蓄洪水,發揮更大的防洪作用。

  三峽水庫本身有明確的防洪任務,其首要任務是要將荊江河段的防洪標準由10年一遇提升到100年一遇,要保障荊江河段遇到類似歷史上曾出現的1870年洪水不致于發生毀滅性災害;同時,還要兼顧提高城陵磯及以下地區的防洪能力,減少中下游的分洪量。

  因此,在中下游汛情危急的關鍵時期,調度三峽水庫攔蓄上游來水,為中下游錯峰;待下游控制站水位轉退,三峽水庫就必須適時調整下泄流量,為應對后續洪水騰出防洪庫容。

  從今年實際情況看,在長江第1號洪水形成的7月2日,三峽水庫出庫流量為3.5萬立方米每秒,入庫流量為5萬立方米每秒(最大為5.3萬立方米每秒),之后一直是出庫小于入庫,直到7月20日8時,其間經歷了長江第2號洪水的形成,三峽水庫持續在攔蓄洪水。20日至25日,利用洪水間歇期,充分發揮長江中下游河道的泄流能力,三峽水庫調增了出庫流量,騰出了一部分的防洪庫容為防御第3號洪水做好準備。26日長江第3號洪水形成,由于三峽水庫前期騰出了部分防洪庫容,加上調度金沙江中游、雅礱江、金沙江下游、清江、洞庭湖四水等控制性水庫群同時攔蓄洪水,防御第3號洪水期間,三峽水庫最高調洪水位163.36米,保障了庫區的防洪安全,同時,控制了中下游城陵磯(蓮花塘)站水位(最高為34.59米),很好地統籌兼顧了上下游的防洪安全。

  

  張曙光:三峽工程是讓全國人民放心的工程

  □本報記者 陳思 

  問:如果沒有三峽工程,今年汛情如何? 

  張曙光:三峽工程是國之重器,是治理和開發保護長江的關鍵性骨干工程,具有巨大的防洪、發電、航運和水資源綜合利用等綜合效益,為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發揮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今年7月以來,長江流域多處河流及湖泊水文站點水位持續上升,長江干流監利至江陰段、洞庭湖湖區、鄱陽湖湖區等地水位已超防洪警戒水位,部分湖泊、堤壩超保證水位,長江中下游防洪形勢較為嚴峻。

  截至目前,三峽工程在今年汛期中已累計防洪運用6場次洪水,其中有編號的洪水3場,通過多輪次有序、科學蓄放,提高防洪庫容利用率,攔洪總量約182億立方米,相當于減少了1260多個西湖的下泄水量,為長江中下游干流的防洪安全提供了強有力的保障。假如沒有三峽工程,其后果是難以想象的。

  三峽工程本身有明確的防洪任務,主要是為了將荊江河段的防洪標準由堤防本身的10年一遇提升到100年一遇,提高城陵磯附近地區的防洪能力。自2003年三峽工程投入運用后,荊江兩岸的防洪形勢發生了根本性變化:2010年、2012年、2016年都出現了比1998年更大的洪峰,但正因為我們有了技術手段——以三峽為骨干的水庫群聯合調度、攔洪削峰,保證了江漢平原安瀾,大大減輕了中下游地區防洪壓力。

  三峽工程是長江防汛體系中的骨干工程,是關鍵一環,地位重要,效益巨大,但不是“全能神器”,不能“包打天下”。今年長江防汛緊張主要是長江流域,尤其是中下游降水多導致的?梢哉f,除了三峽工程,沒有其他辦法能更好地解決長江干流的防洪問題。沒有三峽工程,一旦長江干流汛期流量超過一定洪水標準,長江中下游防洪形勢將面臨更加嚴峻緊張局面。

  

  問:三峽工程防洪功能“縮水”了嗎? 

  張曙光:每年汛期國家防總、水利部對以三峽為骨干的水庫群的聯合調度方案,原則是兼顧干支流、上下游、左右岸和庫湖塘等幾個方面的水情,以最精準的預測預報、最優的調度、最小的代價換取最大的綜合效益。當前各地出現的嚴重汛情,并不是因為水庫調度不科學不合理,而是我們目前應對洪澇災害的基礎設施建設還亟待加強,否則“巧婦也難為無米之炊”。

  對于重慶市的洪水問題,必須依靠重慶上游的水庫實現攔洪削峰來加以解決。目前,重慶的問題和全國的很多地方一樣,亟待加強水利設施的建設。比如這次洪水流量達80年之最的綦江,如果建有足夠庫容的調蓄水庫,重慶的汛情就絕不會這樣了。國家規定三峽水庫的汛限水位是145米,雖然目前水庫不斷攔蓄,但水位仍然保持在160米左右。三峽水庫攔洪根本不會影響到比寸灘地勢更高的重慶主城區。

  三峽工程主要對長江上游(川江)來水進行攔蓄,重點保障荊江河段的防洪安全并兼顧城陵磯地區的防洪要求。因此,當長江流域發生上游型較大洪水時,憑借221.5億立方米的防洪庫容,三峽水庫的防洪作用是十分顯著的。例如,2010年和2012年,針對兩場入庫洪峰流量超7萬立方米每秒的洪水過程,三峽水庫通過攔洪、削峰和錯峰,成功控制下游沙市站水位未超過警戒水位,城陵磯站水位未超過保證水位,對保證長江中下游的防洪安全發揮了關鍵性作用。

  今年主汛期以來,長江流域共發生9次明顯降雨過程,而且雨區重疊度高、連續降雨基本無間歇。從降雨量來看,今年降雨量較常年偏多四成,其中長江中下游較常年偏多六成。尤其是7月上旬,暴雨頻頻,長江中下游旬降雨量較同期均值偏多1.6倍,鄱陽湖水系旬降雨量較同期均值偏多3.1倍,其中鄱陽湖區較同期偏多4.3倍。因此,三峽大壩以下發生大洪水,支流發生洪災或者城市自身內澇嚴重,主要還得依靠城市自身排澇設施解決。三峽水庫可通過盡量攔蓄上游洪水,減少下泄流量,最大限度降低下游干流水位,助力下游城市排澇救災,以緩解下游防洪壓力。

  

  問:目前正值“七下八上”防汛關鍵期,三峽水庫執行的調度原則是水位不超過165米,這是出于何種考量? 

  張曙光:當前,我國正進入“七下八上”防汛關鍵期,江河洪水呈現多發、頻發趨勢。

  三峽工程本身防洪庫容為221.5億立方米,并不是無限大,而汛期長江上游來水多年平均有3000億立方米,三峽水庫約占上游來水量的13.54%,已大大超過三峽工程的防洪庫容。為了充分發揮水庫防洪效果,三峽工程的防洪方式不是長時間的“蓄洪水”,而是短時間“攔洪峰”。當長江中下游防汛形勢緊張時,三峽水庫進行蓄洪,削減上游來的洪峰,控制出庫流量,盡可能地為下游減輕防洪負擔。七八月份,三峽水庫還要留出必要的防洪庫容來應對上游可能發生的更大洪水,就需要擇機下泄騰庫。

  三峽攔蓄洪水是一個動態而非靜止的過程,攔洪、削峰、錯峰要平穩有序地交替進行,而不是始終將洪水全部滯留在三峽水庫里。三峽大壩不僅要把來勢洶涌的天然洪峰給攔腰削減下來,避免其對下游干流兩岸江堤的破壞,同時泄洪時間、泄洪水量的控制一定是在確保長江中下游干流河道有安全余量的前提下進行。這就是以“空間”換“時間”和以“時間”換“空間”方式進行,體現了三峽工程的防洪辯證法。認識三峽水庫和防洪調度原理,要動態地而非靜止地、靈活地而非機械地、全面地而非片面地去理解。否則,就會認識上不到位、出現理解上的偏差。

  

  問:三峽大壩的安全性到底如何,為什么大家總有擔憂? 

  張曙光:三峽工程是國之重器。千年大計、國運所系。高質量高標準建設和運行管理三峽工程,是我們義不容辭的責任和使命。三峽工程建設始終堅持“零質量事故、零安全事故”的雙零目標,把質量和安全放在首位,成功實現了“一流的工程、一流的質量、一流的管理”的目標!安涣艄こ屉[患”,是三峽工程質量的最低標準,也是三峽工程建設的最高原則。三峽工程,為高質量中國工程建設樹立了標桿和典范。

  當前,三峽大壩安全運行狀況良好,未出現任何所謂安全風險。三峽工程多次成功抵御和經受住了大洪水的嚴峻考驗,就充分說明了這一點。三峽壩體本身的安全性沒有任何問題。

  第一,從設計標準來看,大壩本身是按照能抵御“萬年一遇”的超大洪水而設計,F有水文證據可借鑒推演的長江最大洪水發生在1870年,洪峰流量高達10.5萬立方米每秒。三峽大壩的安全標準按抵御“萬年一遇再加10%”的洪水而設計,即使在洪峰流量高達12.43萬立方米每秒的沖擊下,大壩本身仍能安然無恙。第二,從大壩類型和結構來看,三峽大壩是混凝土重力壩,大壩結實可靠。第三,從內在因素來看,壩體壽命主要取決于混凝土質量。三峽大壩從設計規范、原材料把關到施工管理,都按國家最高標準執行,且嚴苛程度遠遠超過了三峽大壩的實際環境條件。

  為全面、準確、及時地掌握三峽樞紐工程各建筑物及其基礎的工作性態和安全狀況,三峽樞紐工程安全監測作為三峽工程8個單項技術設計之一,前期開展了全面深入的設計研究,設立了門類齊全數量龐大的安全監測設施,監測項目分為常規監測項目、專項監測項目、地質環境監測項目三大類14項,此外還有各種巡視檢查項目,形成了一套覆蓋所有建筑物和所在區域的完整監測系統。建設階段,監測儀器的埋設及觀測工作列為獨立標段, 1994年起與主體工程同步實施,共埋設儀器測點12 087個。全系統有5 330個測點已實現自動化運行,可實時監控樞紐運行性態的細微變化。三峽工程還將自動化監測和人工巡檢結合,確保萬無一失。

  2013年以來,中國三峽集團每年編制《長江三峽工程運行實錄》,回應各界關切,履行企業的社會責任,相關安全監測成果亦在每年運行實錄中定期向社會公布。

  “打鐵還需自身硬”。發揮防洪作用的前提是確保自身的安全。三峽大壩2006年全線澆筑到頂、2010年至2019年連續10年蓄水至175米水位運行,運行以來的監測資料表明:各建筑物工作性態正常,工程運行安全可靠。根據我們接觸的全世界的高壩,就安全監測措施的門類和覆蓋率、運行十多年后內部觀測儀器的完好率以及數據處理的自動化水平,三峽大壩都是首屈一指的。

  正是從技術、管理到制度方方面面的嚴苛、完備、高標準的質量監管,才有了今天在國際上受到高度肯定的三峽工程,2013年獲得了被譽為世界水電行業“諾貝爾獎”的“FIDIC百年工程項目獎”。2019年,長江三峽樞紐工程獲得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特等獎。這充分體現了三峽工程的技術創新、建設標準達到了國內和國際先進水平。國際大壩委員會主席Michael F. Rogers指出:“在我的職業生涯中,我密切關注三峽大壩這一標志性工程的設計和建設。我可以確信地說,三峽大壩是世界上質量最高、設計和建設最好的大壩之一!

  三峽工程從提出、規劃、論證到建設到運營歷經百年,其間進行了大量的科學研究、工程實踐和數據監測。這些科學研究、工程實踐和數據監測告訴我們一個基本事實,即三峽大壩當前各方面性態均優于預期和設計標準。三峽工程不是一個感性的工程,而是一個理性的系統工程,是時間、歷史和人的智慧的共同結果,我們肯定它的偉大意義,不是一種感情的維護,而是理性、科學和實踐認識和思考的結果。三峽工程的質量和安全性是第一位的。三峽工程是讓全國人民放心的偉大工程。讓三峽工程造福人民,是全體三峽建設者的使命和責任。

  

  

  三峽科普

  01三峽工程為何不直接切斷江水?

  三峽工程防洪首先要保證荊江河段防洪安全,其次再兼顧城陵磯地區的防洪要求。在實際調度中是將三峽防洪庫容分為三個部分:一是水位在145~158米之間時,可為城陵磯地區攔蓄洪水;二是水位在158~171米之間時為荊江河段攔蓄洪水;三是在171~175米之間時攔蓄超標準洪水。

  今年下游城陵磯地區發生嚴重汛情時,如果直接截斷江水,攔蓄所有水量,三峽庫水位將在不到3日內突破158米,用完了對下游城陵磯地區的防洪庫容。接下來只有兩種選擇:一是按調度規程要求將不再削減洪水,此時出庫流量將和下游地區洪峰疊加,加重汛情;二是繼續攔蓄洪水,此時將占用對荊江地區的防洪庫容,如果后期長江上游來大洪水,三峽工程將無法保證荊江地區防洪安全。

  這兩種調度方式都是不科學的,實際三峽防洪調度中調減出庫流量的幅度是綜合考慮后期預報水情、梯級水庫群聯合防洪情況、下游河道安全泄量以及對荊江河段后續防洪風險等因素綜合分析計算得出的,是一種平衡各方面因素的科學調度。

 

  02如果有三峽工程,1998年的防洪形勢會有什么變化?

  受特大暴雨影響,1998年汛期,長江上游先后出現8次洪峰并與中下游洪水遭遇,形成了全流域型大洪水。

  如果當時三峽工程已經建好,通過模擬演算,三峽水庫單獨運用可使荊江河段沙市站水位不超44.5米,城陵磯分洪量由108億立方米減少到35億立方米,如果三峽上游20座大型水庫配合三峽水庫聯合防洪運用,則城陵磯地區分洪量進一步減少至18億立方米,長江中下游的防洪壓力將會大大緩解。

 

  03三峽水庫年度防汛、蓄水時間是什么時候?

  長江流域的汛期為6月10日—9月30日,其來水量要占到全年來水量的61%。

  汛期,按照國家統一調度指揮,對洪水進行攔蓄。

  9月10日起,承接前期運行水位,利用汛末來水進行攔蓄,并在11—12月維持高水位運行。

  在枯水期1—6月,三峽水庫會綜合考慮實時水情預報及發電、航運、生態需求,穩步降低庫水位,為下游補水,并在6月10日前降至防洪限制水位145米。

 

  04概念:防洪限制水位、防洪高水位,警戒水位、保證水位

  防洪限制水位是水庫每年汛期允許興利蓄水的上限水位,同時也是水庫在汛期防洪運用時的起調水位。換個角度說,其實防洪限制水位只是水庫剛開始攔洪時的水位。

  防洪高水位是指水庫承擔下游防洪任務,在調節下游防護對象的防洪標準洪水時,壩前達到的最高水位,是水庫針對特定防洪保護對象時可達到的壩前最高水位。

  警戒水位是指在江河湖泊水位上漲到河段內可能發生險情的水位,一般來說,有堤防的大江大河多取決于洪水普遍漫灘或重要堤段水浸堤腳的水位,是堤防險情可能逐漸增多時的水位。

  保證水位是堤防工程所能保證自身安全運行的水位,又稱最高防洪水位或危害水位,是堤防設計水位或歷史上防御過的最高水位,也是中國根據江河堤防情況規定的防汛安全上限水位,往往就是堤防設計安全水位。

 。ㄈ龒{集團提供)

  來源:中國水利報 2020年8月6日

  

陳思 楊瑩
責任編輯:鄧婉穎
相關新聞
 
“工地院士”情在三峽
三峽大壩繼續加大下泄水量 為下一輪洪水騰出庫容
三峽樞紐連續調減出庫流量減輕防洪壓力
雨過天晴看三峽
國之重器有巨匠——鄭守仁
歡迎訪問“中國水利”網
     

主辦:中國水利報社 設計制作/維護管理:北京激浪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投稿信箱:abc@chinawater.com.cn 編輯部電話:010-63205285,18511059159 業務聯系:010-63205284